茶岭门户网站 > 国际 > 专访〡波兰语翻译家易丽君谈托卡尔丘克:天马行空、古灵精怪

专访〡波兰语翻译家易丽君谈托卡尔丘克:天马行空、古灵精怪

2019-11-11 12:36:52

瑞典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的“双黄蛋”揭晓。瑞典学院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并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

奥尔加·托卡祖克的两部作品已被易立军和袁韩荣翻译成简体中文出版(白天之家、夜晚之家、太古和其他时代)。

这对学术夫妇是1954年被国家派往波兰的国际学生。易立军后来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波兰文学翻译家,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两次被波兰总统授予波兰共和国十字骑士勋章。她的丈夫袁韩荣在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从事科学研究。这两个人共同翻译了一些当代波兰最重要的文学作品,其中大部分是第一次从波兰直接翻译成中文。

易立军教授和托卡马克教授的作品(本文中的图片都是作者拍摄的)

易立军和托卡马克之间的交流始于十多年前。两人在会上相遇,聊得很愉快。托卡马克是易立军家的客人。易立军生于1934年,托卡马克生于1962年。"我和她开玩笑说,她对你和我女儿一样大感到惊讶。"易立军在对话中回忆道,“但她不把我当成老年人。我们谈论文学和文学以外的其他东西。”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曾在家中听易丽君教授讲述她从事波兰语翻译的故事,还谈到了与她有着悠久历史的波兰女作家托卡马克。

易立军教授的相册。下图显示了易立军与托卡马克的合影。

魔幻现实主义和荒诞主义

易立军和托卡克已经认识十多年了。在聊天中,她用“古老而聪明”这个词来形容波兰女作家。托卡马克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1987年以诗集《镜中的城市》进入文坛。她有时住在农村或到处旅行。易丽君在《白天看房,晚上看房》的序言中说,她“远离红尘”...过着半人半仙的生活”。

“托卡马克的作品喜欢讨论人在宇宙中的地位,讨论生命和主要的哲学问题。例如,“太古和其他时代”,太古是“宇宙的中心”。她的写作非常流畅清新,与之前的写作大相径庭——之前的写作有很长的句子和很多形容词,但是托卡马克的写作中形容词并不多。在过去的小说中,故事情节很强,注重描写人物。但是托克的作品不一样。魔幻现实主义、荒诞主义以及现实主义已经成为托卡马克。”

《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的繁体中文版在台湾出版时被命名为《梦集剪贴簿》。易丽君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变的,只有当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她才看到它。“这不是直译,但也是恰当的。这部小说中真正的英雄是一个梦,这是这部小说的思考中心。”

托卡马克作品的各种版本由易立军教授提供。

托卡库克和她的小说《别古尼》(翻译成英语作为飞行)获得了2018年国际布克奖,当时大多数中国媒体将其翻译成英语的“飞行”。易丽君说这不准确,她认为应该翻译成“苍蝇”。“因为它是关于‘飞奔的人’,说有一种人不停留在一个地方,总是改变地方和命运。这部小说以升高的背景为背景,人们总是在移动和奔跑。这本书里还有一张飞行地图。有些地名是真实的,有些是虚构的——托卡马克就是这样。”易立军说道。

英语和波兰语航班

飞行中的地图

富含哲学的波兰文学

托卡马克是第五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作家。前四名分别是亨利克·显克维奇(1905年)、弗拉迪斯拉夫·莱蒙特(1924年)、捷克法奥·米福斯(1980年)和维萨瓦·希姆博尔斯卡(1996年)。

易立军和袁韩荣共同翻译了先科威的历史小说三部曲等。易立军也是第一位将米洛什的诗歌翻译成当代中国的翻译家——她曾在1981年第一期《世界文学》中以笔名“韩毅”出版了《波兰诗人捷克·法奥·米福斯的诗集》。

在易立军看来,米洛什的诗充满哲理,而辛波萨则喜欢写作。“它们都强调纯文学的艺术价值,不包含太多政治因素。米洛什从未玩过政治。”

在《太古与其他时代》的序言中,她提到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波兰文学的变化,指出年轻一代的作家甚至在淡化历史,“没有必要为国家的不幸命运戴上哀悼的面纱。”

易立军翻译的其他波兰文学作品

新中国第一次波兰文学翻译

1954年,新中国派了17名学生到波兰学习,其中包括武汉大学中文系的易立军和南开大学物理系的袁韩荣。那时,学生可以从几个东欧国家中选择。易立军毫不犹豫地说:“当我听说波兰有玛丽·居里,她非常出色,选择了波兰。”

华沙的上半年,所有的学生一起学习波兰的日常会话,下半年,他们开始学习专业。包括易立军在内的五名学生进入文学系,系统学习波兰文学翻译,袁韩荣进入数学和物理系。然而,后来,袁先生总是修改易立军和袁韩荣翻译的作品,因为他年轻时接受过私立学校的教育,对古代汉语有扎实的了解。易立军笑着说,虽然他是中文系的,但他的中文更好。

易丽君、女儿和袁韩荣

经过六年的研究,二战后重建的华沙变成了一半的废墟和一半的新建筑。周一到周六的课都满了,周日他们经常要参加劳动建设。当大使馆建立时,这些学生帮助推进沙子。幸运的是,尽管困难重重,生活条件仍然很好。“波兰是一个小国,有着良好的基础,强大的农业和快速的复苏。牛奶、面包和黄油是可以保证的。当时,苏联无法满足这一条件。”

1960年,易立军在波兰华沙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回到中央广播电台苏联东欧部当记者。自1962年以来,她一直在东欧北外语系任教。

1968年,mizkiewicz透露,沙皇俄国针对波兰爱国青年的诗剧《祖先牺牲》在华沙国家剧院重新上演,这成为当时波兰反苏情绪的爆发,引发了震惊波兰并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政治事件。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干预下,人民文学出版社组织了《祭祖》的翻译,并找到了易丽君,这成为她翻译的第一部波兰文学作品。

袁韩荣和易立军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易立军先后为《世界文学》杂志翻译了许多波兰诗歌和短篇小说。时任《世界文学》编辑的杨乐韵同意她的标题,并在外交代表处介绍了20世纪波兰的许多著名作品,包括诗歌《亚当·米凯维奇的长诗》、《捷克法奥·米福斯的诗集》、《尤·德维姆的诗选》、《魏世博·斯卡卡的诗选》、塔·罗兹维茨的中短篇小说《我的女儿》、亚·伊瓦斯基维奇的《肖邦的故乡》。

江苏福彩快三 广西快乐十分 北京快3投注

视觉焦点

  • 仙人球养不好?学会“3招”,又肥又圆,一盆养多年,长到盘子大

  • 沙盒冒险游戏《Trailmakers》发售 交通工具随心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