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岭门户网站 > 文化 > 麻辣财经:史上最大的“贫困普查”,改变了多少人命运

麻辣财经:史上最大的“贫困普查”,改变了多少人命运

2019-11-02 16:01:16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这个国家贫穷而虚弱。贫困就像缠绕在人们周围的绳子,很难摆脱。“穷人”这个词在中国人心中有相当大的阴影,即“没有温暖的衣服给自己的身体,没有过夜的食物给家人”。

新中国成立以来,许多人也经历了商品和门票的短缺,尝到了饥饿的滋味。特别是,农村地区的穷人更多,他们的生活比城市居民更困难。

生活正在慢慢变好。最大的变化是在改革开放之后。

那么,改革开放前中国有多穷呢?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978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为7.7亿,农村贫困发生率高达97.5%。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率先改革经济体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结果,生产力大大解放,农民收入显著增加,农民的温饱问题逐步得到解决。随着农业和农村改革的深入以及扶贫开发的大力推进,我国的贫困人口数量已经大大减少。截至2012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已降至9,899万,农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0.2%。到2014年底,中国农村仍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从1981年底到2015年底,中国的贫困发生率下降了87.6个百分点,而根据人均日收入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标准,同期世界贫困发生率下降了32.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中国的减贫速度明显快于世界,贫困发生率也明显低于世界。中国为全球减贫贡献了70%以上,成为第一个实现联合国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

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从7.7亿减少到7000多万,这确实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剩下的7000万穷人呢?中央政府有最终决定权:继续摆脱贫困!而且要加紧努力赢得与贫困的斗争!

问题1:穷人有多穷?

说实话,这场消除贫困的斗争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困难和动员。

对于贫困家庭来说,当地政府应该首先把卡归档。那时,许多人不明白帮助穷人是帮助穷人的唯一方法。什么样的借口?扶贫应该在实地进行,而不是纸上谈兵。存档卡是形式主义的吗?

现在回想起来,提起诉讼相当于彻底调查贫困。每个人都经过了人口普查,工作人员将进行现场调查,包括家庭中有多少人、他们多大以及他们的户口所在地。归档卡也是目的。有多少穷人?它们都分布在哪里?贫困的程度有多大?所有这些都需要澄清。如果基本情况不明,这场战斗就不能打,部队也不能部署。

从这个意义上说,备案卡是一次“贫困人口普查”,其规模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历史上最大的“贫困人口普查”旨在根除贫困,实现全面小康社会。

今年五月,玛拉修女去了云南,参观了扶贫的“前线”。她深深地感到。

在新修的盘山路上,越野车停在一条蛇上。要翻过一座山,车辆需要从山脚到山腰,然后从山腰到另一座山的底部。据说“山路有18个弯道”。这条路起伏不定。圈数已超过80圈。汽车终于进入丽江市永胜县松坪村拉拉村,在深山里。

云南深山中的山村颠覆了传统的“村庄”概念。在一个村子里,独自开车花了两个多小时。四个村民小组分布在三个高、中、低海拔地区,最高海拔接近3000米。离得太远的村民移动得更少,有些人根本不认识对方。村子里的小学就在村子里,但是孩子们必须呆在学校里,因为爬山太难了。

该村居住着纳西族、傈僳族和彝族。该村373名村民中,有269户是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多年来,贫困的深度已经淹没了这个村庄。

云南仍有许多偏远的村庄,其中大部分是少数民族村庄。许多村庄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但却被遗忘了数百年。这些曾经被孤立的少数民族被称为“直通民族”。字面上,它的意思是“一个直接来自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的国家”,并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人们可以想象这些地区有多贫穷和落后。

辣姐的同事老韩多年来一直从事“三农”问题的研究和报道,对贫困农村有着深刻的了解。他发现贫困与“腹地”这个词密切相关。

为什么“贫困村庄”与“腹地”联系在一起?仔细想想,你会发现贫困与地理位置有关——贫困源于遥远和不通。当每个人都很穷时,这种关系就不那么明显了。当许多地方发展起来时,腹地和贫困村庄之间的关系突然变得突兀起来。乍一看,每个人都会发现剩下的贫困地区大多是偏远地区。

云南最弯曲的公路在7公里处有68个弯道。

根据经济学原理,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人流、物流、信息流、技术流等。换句话说,市场的要素必须丰富。如果一个地方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与外界的经济联系相对较差,导致资源配置薄弱,市场流通不畅,发展落后。

在与贫困的斗争中,许多穷人聚集在自然环境恶劣的偏远村庄。有些地方甚至“一面水土不能养一面人”,只能通过搬迁来摆脱贫困。

问题2:摆脱贫困有多难?

政府应该照顾这些极度贫困的人吗?

许多内陆地区不仅与外部市场联系不紧密,而且与世界隔绝。在孤立的地方,市场经济绝对是无序的。如果政府不在乎,那就等于没有人负责,可能永远被边缘化。

然而,如果贫困地区想与外界建立联系,重建与市场的联系,他们必须投入实实在在的金钱和金钱!

永胜县的群山中,最令人震惊的场景是桥梁、道路和电线。几乎每座山都有弯曲的道路。从山脚到山顶,电力塔实际上是以60度的角度被拉起的。

云南华利高速公路是四川西南部和云南西北部唯一的东西向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的金安金沙江大桥是世界上最长跨度的山谷悬索桥。明年年底建成通车后,从四川攀枝花到丽江仅需两个小时。为什么速度这么快?“不再弯曲,试着走直线。去见山,去隧道,去见谷桥。这条公路不是铺好的,但隧道与桥相连。”当地人说。

许多项目成本高、难度大、效益低。如果没有政府的领导,市场就没有动力去做这样的项目。这类项目在“三区三州”等极度贫困地区比比皆是。

“三区三州”80%以上位于青藏高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薄弱和极度贫困。他们是消除贫困斗争中最困难的“硬骨头”。“甘孜州电力建设投资,如果计算经济账户,100年后可能也不会回来了。然而,如果甘孜要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和充足的电力是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必要条件。我们不能只计算部分经济账户。”国家电网甘孜州电力公司党委书记刘友芝表示。

如何咀嚼最硬的“硬骨头”?与贫困作斗争的军队安排大致如下:政府和国有企业抢在前面,带头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与外界联系后,其他企业将再次进来发展农业项目、建设农村电子商务、仓储物流、发展乡村旅游等。通过相关产业的发展引导穷人致富。

“看看海拔高、气温低的牦牛村村民小组,它特别适合生长反季节羊肚菌。“松平镇党委书记谭梅剑说,现在村里已经拿出30亩土地用作温室。如果一亩地被成功地使用,可以赚几万元。除了种植经济作物外,夏莱马村还成立了永胜袁超养殖合作社,投资200万元建设新的养殖场,饲养84头肉牛。作为一种集体经济,农业合作社将以年度收入红利覆盖该村的所有贫困家庭。

黑太阳屏幕下是一个羊肚菌棚。

如何使穷人摆脱贫困并有稳定的收入,以免重新陷入贫困,是一项更加困难的任务。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曾是云南省88个贫困县之一。由于缺乏技术,该县52,400名记录在案的哥斯达黎加贫困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穷人。县委书记罗景华表示,为了刺激社会各界参与扶贫的共同努力,景谷县出台了产业扶持政策,给予每个备案立管5000元的产业发展扶持资金,每个备案立管可以申请不到5万元的金融贴息贷款。全县共有19家龙头企业、257家专业合作社和43家家电企业组织参与工业扶贫,扶贫成效显著。今年4月,云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准景谷退出贫困县。

可以说,在战胜贫困的每一个岗位上,在通向财富的每一条道路后面,都离不开许多方面的共同努力——政府将加强努力,在通向全面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也不会缺少这些努力。企业帮助,订单农业带动人民致富;个人努力,贫困家庭提高自己的劳动技能,实现持续收入。

问题3:全面小康社会有多“完整”?

随着摆脱贫困斗争的大力推进,穷人中的贫困现象大大加剧。到2018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将减少到1660万。四年来,超过5000万人摆脱了贫困。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不乏人,也不乏想脱贫致富的人。”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清远考察时强调。

以前,当中国的经济实力不够强大时,我们就许下了这样一个愿望。今天,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我们将坚定不移地“履行我们的承诺”因此,我们将不遗余力地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来战胜贫困,打好这场战斗,赢得这场战斗。

说实话,消除贫困需要真正的投资,但短期内不会产生经济效益。这比建立一个大企业或一个大项目要糟糕得多。那为什么党和政府全力以赴解决贫困问题?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群众负有无限责任”,这是事实。

尽管这些投资不能带来同等的经济利益,但它们可以改善穷人的生活,而且是值得的!

2018年,世界银行发布了《中国系统国家诊断报告》(China Systematic Country Diagnosis),该报告称,中国在经济快速增长和减贫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赞中国的减贫战略,称“中国已使数亿人脱贫,中国的经验可以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有益的借鉴”。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使命。一些西方国家经常炫耀他们的民主和自由,并以此攻击中国的人权。事实上,在人权问题上并不比谁的口气高,关键是要看到真正的效果。

对中国来说,努力为每个人创造过上更好的生活的条件是最大的人权。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视觉焦点

  • 济南又一片区征收冻结!有这些行为,不予增加补偿费用……

  • 山东省大数据局“数说生活变迁”大赛首轮颁奖啦,奖品火热送达中